诗人蒋蓝:延长花期 留住彭州牡丹魂

2016-08-25 15:30:54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邓超  |  责编:陈梦楠

诗人,散文家,思想随笔作家、田野考察者蒋蓝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报道(廖兴友):“延长牡丹花期,留住牡丹魂,让尹昌衡陈子庄等文化名人为彭州代言。” 由彭州市委宣传部、彭州市文联和国际在线四川频道联合主办的“2016巴蜀文化名人彭州采风行”于近期落下帷幕。诗人,散文家,思想随笔作家、田野考察者蒋蓝从如何避免旅游同质化发展;如何借用名人效应代言彭州旅游;如何延长牡丹花期吸引更多游客前往彭州的系列发言,在不少业内人士中产生了不小的共鸣。

  景点赋予文化内涵很重要

  从蒋蓝先生的交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这是一位善于观察,勤于思考,更善于植根生活的作家。在专访蒋先生之前,我曾经读过他的作品《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和新近出版的《豹典》。而2015年是蒋蓝先生最为高产的一年。这年,他连续出版了《媚骨之书》《梼杌之书》《霜语》《植物极端笔记》等4本书。

  对于我们提出的采访要求,蒋蓝建议我翻看《植物极端笔记》。遵嘱,我在网上购买了该书。翻开一看,从玫瑰到曼陀罗,从菩提树到葵花等数十种花草,作者赋予每一种花草以生命和灵魂。仔细一看,这果然是一本植物花草王国的宝典。

  采访蒋先生,是围绕彭州进行的,关于彭州的话题,自然少不了牡丹花。但是,《极端植物笔记》里面,是没有关于牡丹的文字描述的。

  “我会专门写一篇关于彭州牡丹的文稿的。”蒋蓝说,对于彭州,蒋蓝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10年前,四川省旅游局邀请我参加大九寨旅游环线的一个活动,我从头到尾跑完了全线。那时候去九寨的路很烂。更要命的是,我们向当地一个乡政府索要相关资料,他们在一个盒子里只找到介绍当地的300字的资料。”蒋蓝说,他们到新都桥的时候,他问当地领导,什么叫做新都桥?对方一问三不知。于是,蒋蓝回去一头扎进书房,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这才发现,解放军十八军进西藏的时,修了一座桥,取名新都桥。如今新都桥因其是进入康巴藏区途中最美丽的自然景观,不仅是旅游爱好者的必需停留驻足观景之地,更是摄影家的天堂。

  为什么要把新都桥的例子说出来?蒋蓝说,每个景点,地名,都应该挖掘它的文化历史。这才能够赋予这个地名的灵魂。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当地就把张爱玲居住过的地方,标上“张爱玲居住地”。这个不显眼的地方每年可以吸引无数的人参观。如果我们经过考察,确定杜甫和陈子庄的居住地在哪里,再标上杜甫居住地,陈子庄居住地,是不是会更好?

  了不起的亨利·威尔逊

  “早在1899年至1911年间,世界上著名的园艺学家、 植物学家、 探险家亨利·威尔逊曾4次来到中国,3次进入横断山域考察。”对于植物的了解,这位被称为“田园考察者”的诗人、作家对于亨利·威尔逊了解颇多。蒋蓝说,威尔逊被西方称为“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对植物的研究和推广作出的贡献很大,他为西方国家引种了大量的园林花卉植物。1913年,他出版了《一个博物学家在华西》这一有影响的著作,这本书在1929年重版时改名《中国:园林之母》。1907年后,他带着摄影器材,在交通极不发达的四川翻山越岭、拍摄了2000余幅珍贵的图片。在他拍摄的照片里,除他研究的植物花卉外,还有大量当时该区域的人文地理历史照片,这些照片为我们对横断山域的综合研究,提供了至为珍贵的资料。

  现在大英博物馆里,保存最多的植物来自四川。如今,有关部门制定了一个宏伟的计划,准备把当年亨利.威尔逊带到大英博物馆的4000多种植物,重新带回中国,在四川进行培植。目前,这个项目已经进入立项阶段。

  避免同质化发展 让文化名人代言

  说到此,蒋蓝的观点是,彭州应该把与其他地方的同质的资源罗列出来,尽量避免同质化发展。彭州有很多伟大的人物,比如尹昌衡,因为他的身高有一米九米,所以被称为“尹长子”。这个尹长子是彭州升平镇的人,也是辛亥革命时期的四川名人,曾先后任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总教习、四川军政府军政部长。1911年12月22日凌晨,尹调集两千余人生擒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并在成都皇城坝公审赵尔丰,把赵当场诛于皇城“明远楼”,铲除了这个腐朽残暴的清廷死党。是一位充满正能量的积极正面的人物。

  再有就是国画大师陈子庄,他先后不下10次来到彭州。他曾经给弟子说,我死了,你们就把我的骨灰埋在丹景山。后来他又想安葬于龙泉山。遗憾的是,老人家的两个遗愿都没有实现。如今,陈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四十多年了,现在骨灰还放在家里。

  再说彭州牡丹,唐代就有记载。千百年来,很多画家来过这里,但大多是走马观花的看一看。而陈子庄最大的绘画艺术演变,就在这里。他用花鸟画法代替的传统山水画法。而这种花鸟画法,就来自于他创作的两百多幅牡丹里面的画法和心得。他画得最多的花鸟,也是在彭州这个区域。张大千在新中国成立前一年去了台湾。因此,子庄已经不是一位行内的美术家,他已经是100年来四川最伟大的美术家,没有之一!他和尹昌衡一样,是一位完全可以带动彭州牡丹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人物。

  各地都有山好水好的地方,都在打生态旅游牌。彭州除了古蜀国文化就是牡丹和白鹿古镇。比如白鹿镇是其他地方无法复制的。1860年法国里昂商会大量的探险家、传教士从越南河内进入中国昆明,来到成都、彭州等地,经过艰难的考察,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异域文化瑰宝。这些文化瑰宝随着岁月的洗礼,对游客越来越有吸引力。这就是非同质化的资源。做好彭州文化旅游规划,深入挖掘这些非同质化的文化资源,巧用文化名人“代言”彭州,是当地值得思考的课题。

  延长牡丹花期 强化游客吸引力

  在洛阳,牡丹的培植技术非常先进,一年中,洛阳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可看到牡丹花。蒋蓝说,在中国洛阳牡丹第一,彭州牡丹全国第二。如果彭州仅仅是依靠牡丹自然生长2个月来吸引游客,其竞争力是有限的。他建议彭州牡丹培植专家多与相关专家合作,加大牡丹花的培植力度。如果彭州牡丹的花期一年中,有半年、七、八个月甚至更长的花期,对于游客的吸引力的肯定会大大增强。

  蒋蓝,诗人,散文家,思想随笔作家,田野考察者。朱自清散文奖、人民文学奖、中国报人散文奖、西部文学奖、中国新闻奖副刊金奖、四川文学奖、布老虎散文奖得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副会长,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已出版《豹典》(2016,东方出版社)《媚骨之书》(2015,东方出版社)、《梼杌之书》(2015,东方出版社)、《霜语》(2015,北岳文艺出版社)、《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2014,云南人民出版社)等文学、文化专著。多本著作入选年度中国好书榜。曾任《青年作家》月刊主笔、主编,现供职《成都日报》社。

  附:蒋蓝随笔《彭州牡丹的蜀性》

  在黄河文化区域,牡丹毫无疑问是花王。不但在于它硕大繁复的花态,以及君临天下的咄咄逼人之势,还在于它的文化隐喻,华丽、富贵几乎成为了牡丹在民间落地生根的最大原因。

  富贵文化就像飞蓬一般席卷而下,蜀地自然无法幸免。其实在今川西地区原本有牡丹,到唐末便渐次绝迹。王建建立前蜀,又从北方引种牡丹到蜀宫御苑。宋《茅亭客话》一书记载牡丹花:“西蜀,至李唐之后未有此花……至伪蜀王氏,自京、洛及梁、洋间移植。”京即唐朝京城长安(今西安),洛即洛阳,梁指梁洲(治今陕西汉中),洋指洋州(治今陕南洋县)。成都民间,坚信花蕊夫人最爱牡丹和红桅子,孟昶命官民广种牡丹,并说:洛阳牡丹甲天下,今后必使成都牡丹甲洛阳,还派人前往各地选购优良品种,在宫中开辟“牡丹苑”。牡丹繁盛之下,孟昶除与花蕊夫人盘桓花下之外,人与花相互彰显,构成了蜀国一段绮丽史。孟昶更召集群臣,开筵大赏牡丹。

  天彭丹景山具有独特的季候,一直就是蜀王朝的后花园。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686)三月,杜甫应彭州刺史高适之邀游丹景山写下了《花底》,是历史上咏天彭牡丹的开山之作,也是中国最早的牡丹诗之一!加上陆游的《天彭牡丹花品序》,天彭牡丹由此成为与洛阳牡丹相颉颃的灵姝。

  天彭牡丹里,有原产的单瓣野生牡丹,俗称“川花”,足以证明彭州是蜀地牡丹的故乡,加上北方以及“藩地”品种杂交而形成的天彭牡丹,花大、瓣多(最多达880 余瓣)、瓣基部多有紫斑的特色。而更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丹景山牡丹最初由僧人看护管理,花在与时光的对望里获得了最大的慵懒,她们旁逸斜出,渐渐在岩石缝隙里顽强繁衍,一些花被遮荫后花色变异,形成了岩石、丽花、藤萝、野草酝酿而起的一种蜀地韵致,宛如一幅皴法淋漓的水墨,这与洛阳庭院中的牡丹大异其趣。

  与淮橘为枳反向而行,牡丹在西蜀上山下乡,其形而上的属性必须接受再教育,她降尊纡贵,开始在蜀地方言中裙裾摇曳,辨声猎色。物性在变异中重塑,变一切不可能为可能,宛如花朵的延宕与内翻,翻出血肉之艳与骨髓之玉。在我看来,天彭牡丹的根性,并非天鹅之舞,而是一种峭拔于巉岩的凌波微步。

  以牡丹自喻,历来是女才子的特权,比如“卖残牡丹”的鱼玄机,比如《牡丹亭》里的杜丽娘;而处于蛰伏、独处时期的男性,梅花、廋竹、荷花、青松、菊花,往往成为了他们的精神镜像。但在丹景山,至少有两位天纵奇才者,却偏偏对这岩石缝隙里的牡丹,寄托了无限沧桑与心事。

  第一个,是大名鼎鼎的硕儒王闿运。

  查《湘绮楼日记》,光绪七年三月十五至二十一日,王闿运游历了彭县丹景山看牡丹和游灌县都江堰。这是王闿运应丁宝桢之请入主尊经书院一年多后,第一次正式出游,他平时之多去武侯祠、杜甫草堂散散心。他去彭县,从城西出城到洞子口,一路过从义桥,龙桥“川水甚壮,水桐花盛开。”路过新繁还去看了看东湖:“东湖亭廊甚卑,结构胜于杜祠。”在新繁歇了一晚后,第二天从新繁出发,过清白江。王闿运在丹景山待了3天,十九号才下山,从桂花场,丰乐场进入灌县。路上所见“唯彭县种罂粟者多,余多种麦豆者。”

  金华寺位于成都彭州市丹景山之巅,建于唐玄宗时期,其开山祖师为金头陀。这位头陀就是大名鼎鼎的新罗国(今韩国)三王子、神僧无相禅师,而且他同时又是大慈寺、净众寺、宁国寺的开山祖师。金华寺堪称巴蜀最为宏大的牡丹道场,牡丹奇异,从石穴岩缝中摇曳而出,因此有“仙牡丹”之说。王闿运记录了光玺和尚对他说的话:此地牡丹“有二本是唐时旧窠,从石缝出。”“此寺花为金头陀所植,未详唐何代也。”他在唐风韵致感染下,欣然为金华寺撰写了著名楹联:“山中昼永看花久,树外天空任鸟飞。” 后来还写了一批诗文记录这次壮游,其中《天彭牡丹》一诗,表达自己不贪恋富贵的清高心态,诗乃以花喻人,咏物而持志,这是持才傲物者的最佳自我描述。

  比王闿运走得更远的是国画大师陈子庄。

  陈子庄弟子、著名美术家陈滞冬曾我说,需要纠正一个以讹传讹的误会:陈子庄先生1950年直到1976年逝世,就没有再到丹景山。他数次前来观花,均在民国时期。他绘制了上百幅天彭牡丹:红牡丹、白牡丹、墨牡丹、状元红、绿牡丹……画幅或大或小,大多绘制于阴晴突变、人生困厄的时期。落款时间、地点故意错写,他不愿意让人从中发现自己的牡丹踪迹。

  确凿的事实是,他在金华寺前流连忘返,对唐时牡丹“状元红”反复摹写。人与花的对望:人穷志长,花红缠绵,那是怎样一种心迹?

  他至少在十几幅牡丹图上有详细题款。比如,他的四尺中画《红牡丹》题款:“多宝寺在彭州丹景山之巅,悬岩断壁皆生牡丹,苍干古藤,天矫寻丈,倒叶垂花,绚烂山谷,有丰碑书‘唐时旧窠’四字,则知其事久矣。予曾到其地,故为图以记之。”

  他的四尺中堂《白牡丹》题款:“吾蜀丹景山产牡丹,不在洛京下。余三十年前与‘盲禅师’到此。今写白玉盘,能得其天趣。”他提到的“盲禅师”并不盲,乃是民国蜀中一位江湖异人,有武功,“盲禅师”为其名号。

  仔细观摩陈子庄的天彭牡丹画,他是一反古人布局的(尤其是北方画家的布局)。他多将花朵分成两部分处理:花蕊间的花瓣较小,反而用色重,笔触较短,多次点染;上面周围大花瓣反向下垂,花瓣较大,笔痕也较淡而松。

  历来绘制牡丹的好手多为御用艺人,衣食无忧,闲庭信步。穷得连好纸佳墨也买不起的陈子庄,大画牡丹,自有超凡的寄托。

  他用方言自况:“我画牡丹,有时先将叶子一阵网起,然后画朵花就完了,不一定硬要画根杆杆来斗起。”他喜欢纯粹的颜色,画牡丹不用白粉,这样就使花色更抽象;有时,他用纯墨画花朵,浓墨点化,似乎要让花喊叫出声,把来自地底的苦涩尽情吐出;一般画家淡色处理的花茎,子庄先生反而使用色彩画枝杆。这就像梵高燃烧的向日葵,天彭牡丹在陈子庄笔下第一次得到了奇异的赋形和纸上命名,诡异而瑰丽,颇为惊心。那其实是他的梦与野地里的牡丹,撞了一个满怀……

  他的眼睛其实早就看穿了历史中牡丹的阴面与阳面,他在《谈艺录》里说:“古人书读得多,但论到画画,到底还是观察少了,以致眼高手低。此外,所观察与描写的对象都限于庭园之梅,山林野梅的气氛没有体会过。古人画的牡丹,也仅从庭园中看到的牡丹而来。我不喜欢画庭园中的花卉,以其遭人工扼杀,违背自然规律,生命力薄弱。”

  基于这样的视觉,与其说天彭牡丹给予了陈子庄一种罕见而淋漓的野趣,不如说陈子庄赋予了天彭牡丹与世无争、傲岸沉雄的气质,那种渴望与天地一起老去的愿望,天彭牡丹,承受了它们未必能够承受的生命之重,那未尝不是陈子庄关于自己艺术永在的一个生命设喻——

  生在丹山北,

  垂垂野意浓。

  移入庭园里,

  胭脂血泪红。

  近年来,丹景山和彭州市内各公园作为牡丹园地,向民间搜集遗存旧种并引进洛阳品种已达200 余品,约近百万株。其中尤以丹景山范围最大,已形成红霞飞云、粲然陇蜀的人文景。

  5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穿过陆游祠和高敞的桢楠林,来到金华寺之前,怅望着那些与岩石、青苔、野草喃喃对话的野地牡丹,我发现在连绵的沟壑里,见到的更多的还是野草和岩石。但牡丹还是牡丹,花朵并不硕大,但静静开放;一些凋谢的花朵渐渐倒伏在石头上,似乎睡过去了……这就像水,回到了水中那样,天彭牡丹,劲骨刚心,这让我感到了一种宿命:我必向天彭阙如甘露,我必如野地牡丹那样开放。

  相关报道

  “美女作家”骆平:从彭州开始 做个幸福的人

  作家曾颖:过去现在未来 彭州都是诗意仙居的地方

  作家况璃:寻找“仙居之地” 养心养眼去彭州

分享到:
关于CIBN | 关于CRI |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CRI招聘 | CRI培训 | 广播广告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市场合作:010-68891361新闻内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务:010-68890429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