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牛放:认识彭州 像窖藏酒越久越醇越深越香

2016-09-02 15:45:56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邓超  |  责编:陈梦楠

著名作家、诗人、书法家,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牛放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报道(廖兴友):“每次到到彭州,都有新发现。”9月2日上午,国家一级作家、《四川文学》主编牛放在接受国际在线四川频道专访时说,我先后去过十多次彭州。我近日随“2016巴蜀文化名人彭州采风行”再次前往彭州,第一次去了丹景山,第一次去了白鹿上书院,第一次去了海窝子,对彭州有了更深刻了解。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从您写的作品《彭州的朋友带我到彭州》显示,您先后去过两次彭州?

  牛放:文章中,我叙述去过彭州的两起事件。但事实上,我去过彭州已经有十多次了。比如,宝山村的书记是我大哥。本来这次要把他写进文中的,由于篇幅的原因,没能写进去。我准备将来在其他载体发表的时候,再补充进去。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最近两次到彭州,对彭州有哪些不同的感受?

  牛放:最近一次到彭州,是今年夏天的一个诗歌研讨会。因为时间太紧,到了文化馆就直接开会,开完会,就直接走了,没有任何游历。

  最后一次,就是随“2016巴蜀文化名人彭州采风行”前往的。这次创造了三个“第一”:第一次去丹景山,进一步了解了这里的牡丹文化;以前,我多次到过白鹿镇,没有人告诉我上书院在哪里,以为其中一个小小的教堂,就是百年上书院。这次去,才真正走进上书院,识其“庐山真面目”,对号入座;第三,我第一次走进海窝子。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您在自己的作品《彭州的朋友带我到彭州》末尾说,“彭州的魅力在于我‘还是’不了解彭州”。为什么这么说?

  牛放:我每到一次彭州,都有新的发现。刚才我说,我已经去过十多次彭州,这次采风的时候,不断发现,不断走进,每次对彭州都有新的了解。我说的“不了解”,实际就是在不断的了解。我们有些人,天天都在和自己的朋友见面,自认为很熟悉,其实你并不了解他。熟悉他,还得有一个发现的心和一双发现的眼睛。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彭州有哪些魅力吸引您去了十多次?

  牛放:彭州新兴镇原名瞿上,3000多年前,西周时期的彭州人就在这里繁衍生息。瞿上古老的文化和记忆一直传承至今。五年在这种古蜀王国的文化传承中创造的家园,繁衍生息,传承民俗和方言。在现实生活中寻找祖先的蛛丝马迹,这种巨大的魅力,一直影响着我们。

  彭州处在川西平原靠近岷江上游,这里的山水植被,淳朴的民风,善良的人民,可以接纳异域文化的宽厚胸怀,以及美味的地方特色饮食等系列文化的魅力,也是百年前吸引法国传教士在这里修建白鹿上书院的重要原因之一。

  上书院修建至今100多年,仍保存很完好。2008年发生“5.12”汶川特大地震,上书院损毁严重。灾后重建,彭州还原欧洲小镇,也表现出一种多元文化并存、接纳、不排外的状态。在宝山镇和白鹿镇,整个河谷芦苇随风飘荡,水源不是很大,但却宽阔,干净,即便不是诗人作家,身处其境,那种安静和闲适,也会让你生出几首好诗,一段美文来。

  认识一个地方,不可走马观花“大而全”,一次深读她一两处,就像交往一个朋友,就像窖藏的酒,越久,越醇;越深,越香。

  牛放,出生于1963年,四川平武县人。著名作家、诗人、书法家,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入围鲁迅文学奖,曾获四川文学奖、首届中国西部散文奖、巴金文学奖、飞天奖创作奖、冰心文学奖等大奖。

  出版有诗集《展读高原》、散文集《落叶成土》等,现为《四川文学》主编、四川省散文创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

  附:牛放新作《彭州的朋友带我到彭州》

  知道有彭州这个地方源于1984年夏天,我刚从若尔盖巴西小学调到若尔盖县城小学拿到调令的暑期中。暑假无事,游手好闲。那时的若尔盖太远了,到成都有三天路程,如果回到我的平武家乡有五天车程,路途的枯燥和数天的车程让人觉得若尔盖是那样的遥远,远得像在天边一样,所以暑假时间虽然较长,也断了到成都和回家的念头。

  我想,在若尔盖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在大街上无聊闲逛的我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他就是著名的欧漆匠。欧漆匠名叫欧阳成铭,出身书香世家,本人也颇有文才和学识。欧漆匠见我在街上闲逛,便邀我到他家喝酒。他家坐落在若尔盖县中学旁边,老师们去街上须得从他家门前经过。我们坐下刚把酒满上,县中的化学老师王会宽正好从门前经过,欧漆匠向我介绍他是县中的教导主任,化学老师,彭州人。这王老师比我的年纪大出一轮生肖,在草原上已经有十多年的教龄,已经习惯草原生活,不回家的理由跟我一样,嫌麻烦。从王老师嘴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彭州和彭州的牡丹花。

  对于彭州的这点信息是很难停留在记忆中的,而且是那样的抽象,那样的遥远!

  上世纪90年代,在北京的一个笔会上我认识王方强,他是彭州人,笔会上他告诉了我关于彭州的另一些信息。他说彭州的地下水非常丰富,很适合栽种水稻,水田里汩汩往上冒的都是清冽的甘泉,田里可以撑船,鲫鱼特别多,多得把油倒进锅里再跑到户外的水田里抓鱼,可以等鱼下锅。那时候,我是如此地向往彭州,难道彭州比江南的鱼米之乡还要美好?那是一幅怎样的田园画卷呀!

  到了2000年的某一天,我又认识了彭州诗人舟歌。舟歌是个热心人,对彭州也很熟悉,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他家的三妹,人漂亮也和蔼,在舟歌的安排下充当我们的司机,坐着他们的车走了彭州好些地方。葛仙山是我们常去的地方,油菜开花,梨子开花,桃子开花我们都去看,李子黄了,桃子杷了,苹果熟了我们都去吃。一度,我们真成了葛仙山的神仙,农家乐的老板都成了熟人。

  当然,每次去葛仙山,途经彭州城外的公路边,再忙也要把车停下来去路边店买一袋军屯锅盔。这彭州的军屯锅盔很著名,四川各地都有招牌,但并不正宗,只是冲着彭州军屯锅盔的名声去的,目的只是为了好卖而已,其技术连皮毛也没有。据说彭州军屯锅盔即使在彭州,也只有一二家是正宗,其余皆为模仿。

  除了葛仙山,我们常去的还有龙兴寺、小鱼洞、鱼窝子、白鹿镇等等。

  再后来认识的彭州朋友越来越多,如郑兴明、陈一源、周煜等等,通过他们我对彭州也越来越了解,越来越熟悉。而十分奇怪的是我一直没有去过白鹿上书院和丹景山。

  2008年,四川发生了“5.12”大地震,彭州遭受重创,白鹿上书院在地震中被毁,一百多年前法国传教士在偏僻山谷费尽心血的建筑杰作一时成为泡影和遗憾。

  今年8月18日至19日,“2016巴蜀文化名人彭州采风行”活动在彭州举行,我随团第一次走进了白鹿上书院,当我第一眼看到原址原样恢复重建的白鹿上书院时,真是惊叹不已。一百多年前,这里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其时间和空间跟我生活过的若尔盖一样遥远,而这座规模宏大的上书院就出人意料地落成了,而更出人意料地是传教士,居然可以为了一个信仰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放弃繁华和人生享乐,穷其一生守着孤独,穷其一生重复着勤奋,这样惊叹的事迹于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的平常,这样的平常是何等的伟大!

  此次采风,我第一次走进了丹景山,第一次走进了海窝子,第一次走进了白鹿上书院。在丹景山我没有看到野生的牡丹花,但我知道这是有别于洛阳牡丹的精灵,是陈子庄先生笔下风情万种的百姓花卉,它已经从洛阳的帝王宫廷开到了山野乡村,脱胎换骨的牡丹在彭州开成了民间野趣,百姓村花,它的历史与文化一点也不逊色于皇宫大内。

  在海窝子我感受到了鱼凫从岷江上游一路踏歌而来所历经的艰辛,感受到了几十年前以前的彭州泉水,龙门山和白水河的清澈,感受到了海窝子、鱼窝子、小鱼洞的鱼成就了鱼凫蜀王的帝业丰功,这里是古蜀王国古老文化的摇篮,脚下的厚土承载的是古蜀文化的经脉。

  在白鹿上书院,我们没有理由不重新打量自己的人生,没有理由不被一种坚定的信念感动,没有理由不想一想自己人生价值的取向……

  我因为认识彭州的朋友而知道彭州,因走进彭州而认识彭州,而彭州好像是一本并非一次两次就可以读完的书籍,我因为对彭州的认知而对自己有了认知,彭州不仅是一部陌生又熟悉的名著,彭州也是人生和自然的一面镜子。

  彭州的魅力在于我还是不了解彭州!  

  相关报道

  “美女作家”骆平:从彭州开始 做个幸福的人

  作家曾颖:过去现在未来 彭州都是诗意仙居的地方

  作家况璃:寻找“仙居之地” 养心养眼去彭州

  诗人蒋蓝:延长花期 留住彭州牡丹魂

  重庆诗人吴向阳:初识彭州呼其为瀛洲

  著名诗人龚静染:彭州上书院是最浪漫之地

分享到:
关于CIBN | 关于CRI |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CRI招聘 | CRI培训 | 广播广告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市场合作:010-68891361新闻内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务:010-68890429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