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王国平:文化山水凝聚彭州诗意仙居之魂

2016-09-06 15:36:21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邓超  |  责编:陈梦楠

成都市作协副秘书长、当代著名诗人及作家王国平

  国际在线四川频道报道(杨建昆):“一座山龙行虎步,拔地而起,用一丝绿意,唤醒了彭的春秋冬夏、鸟语花香;一江水浩荡奔行,蜿蜒东流,用一株水草,唤醒了彭的唐风宋雨、明月清风。”成都市作协副秘书长、当代著名诗人及作家王国平随行“2016巴蜀文化名人彭州采风行”采访活动后,认为一座山、一江水、古蜀文化、宗教文化、牡丹文化等是彭州诗意仙居之魂,并创作出美文《唤醒彭州》。

  “洁净的白水河与白鹿河从这里汇入湔江,水草丰茂,河谷两岸层峦叠嶂、竹林繁盛,土地适合放牧与耕作。”王国平在《唤醒彭州》描绘到,古蜀人为此选择了彭州海窝子定居,铸就辉煌灿烂的古蜀文明。公元145年,从来没有停下过的道教创始人张陵来到海窝子阳平山觉得应该歇歇脚了,放下拂尘,卸下背上的道教经典,将颠沛流离的足迹留在了这里,将“中央教区”(道教二十四治的首治)的显赫地位给了阳平观,将“道”给了彭州。

  “井络天彭一掌中,漫夸天险剑为峰。”王国平在《唤醒彭州》中描写到,这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写的诗《井络》中最为精彩诗句,他推崇天彭阙。

  “我每次登丹景山,皆与春天无缘。故而,从未在山上见过一朵盛开的牡丹。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对天彭牡丹的热爱。有时候,走在蜿蜒的山路上,我轻轻地做一次深呼吸,就能闻到源自宋代,甚至更加久远的芬芳,历久弥新,香气袭人。”“当又一个三月来临时,是牡丹一瓣一瓣地唤醒着我们。”《唤醒彭州》文中的这些描写则表露出了王国平对彭州牡丹的深深热爱。

  王国平,诗人、作家。著有作品多部,其中《南怀瑾的最后100天》连续5周蝉联当当网全国畅销书排行榜冠军、2014北京书市畅销书榜首,与《之江新语》一起被评为全国十大优秀畅销书。作品曾入选多种选本、《语文》高考试卷及“5.12”大地震诗歌纪念墙。曾参加中国诗歌节、中韩作家会议,策划发起中国田园诗歌节。作品曾入围全国鲁迅文学奖、国家图书奖,荣获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四川文学奖、四川省人民政府社科奖、金芙蓉文学奖等。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省作协报告文学委员会委员、成都市作协副秘书长、《芙蓉锦江》副主编、都江堰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都江堰文学》执行主编、奎光书院院长。

  附:王国平美文《唤醒彭州》

  毫无疑问,最早唤醒彭州的,是龙的山,湔的江。

  亿万年前,当高峰为谷,深海成田之时。在川西北那片神奇的土地上,一座山龙行虎步,拔地而起,用一丝绿意,唤醒了彭的春秋冬夏、鸟语花香;一江水浩荡奔行,蜿蜒东流,用一株水草,唤醒了彭的唐风宋雨、明月清风。

  三千多年前的某个清晨,万物仍在沉睡,露珠在树叶上轻盈地滚动,彭州还在梦里安歇,就连最勤劳的鸟儿也才刚刚做好鸣叫的准备。而此时,一路叽叽喳喳的蜀语,正在悄悄地唤醒海窝子的每一根神经。或许,连海窝子都没有想到,这些操着蜀语的人将在此书写怎样辉煌而惊艳的历史。

  这群“着青衣,劝农桑,创石棺”的蚕丛后人从岷江上游,沿着蜿蜒的河谷,顺流而下,一路东来,寻找新的家园。尽管历史已经久远得足以让这一群人蜀语斑驳、面目模糊。但是,我们依然可以想象他们很可能为了选择从哪条道路进入成都平原,而进行了反复的比较和激烈地辩论。或许是命运,或许是注定,或许是海窝子的青草沿着山脊漫过的芬芳打动了他们的鼻翼。最终,他们选择了海窝子。

  事实证明,古蜀人的选择没有错,洁净的白水河与白鹿河从这里汇入湔江,水草丰茂,河谷两岸层峦叠嶂、竹林繁盛,土地适合放牧与耕作。尤为重要的是,这里丰富的铜矿、玉石和陶土,为蜀人铸就辉煌灿烂的古蜀文明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原材料。因此,长途跋涉的蜀人放下了农具,安顿了牛羊,开辟了田地,在这片丰盈的土地上安居了下来。

  彼时,白水河和白鹿河的高山上古柏森森,冠盖如云,上面经常栖息着许多吉祥的灵鸟——白鹤。定居于此的蜀人看到苍翠的柏树间白鹤翩翩,觉得新鲜无比,于是就把自己的部落改为柏鹤氏,由是,这片土地成就了第二代蜀王柏灌。

  从此,便有了彭。

  东汉建元四年,也就是公元145年,阳平山下有一位老者正踽踽而行,他那寒霜一样的长髯告诉山上的一草一木他是一个行将木朽的老人,他那紧皱的眉头锁不住内心深处的那一股忧郁、萧索和疲惫。这个老者就是张陵,汉初三杰之一张良的第八世孙。

  他来到蜀郡时,已经108岁高龄了。这个博通五经的“贤良方正直谏科”,当年的江州令已经不复曾经的意气风发,东汉政治的腐败,使他对政治感到索然无味,飘然入邙山学长生不老之术。后入江西龙虎山筑坛练丹,又碾转数省,足迹踏遍了华夏许多名山大川,最后他以108岁的力气奔蜀山而来,他先登临了大邑之鹤鸣山,师法自然、彻悟大道,然后于湔县之青城山,结茅传道,创建道教。道教既立,必划而治之,大道才能弘扬,天下才能安定。于是,张陵开始为划分道教二十四治奔忙。

  多少名山大川,在张陵眼里,直如过眼云烟。

  哪里才是二十四治的首治,何处才是灵魂的家园。某日,张陵不经意间来到阳平山下,一缕悠扬的磬声,不经意间,唤醒了彭州,也唤醒了张陵。他那抑郁了多年的心胸一下子朗润了起来,纷乱了多年的思绪一下子清晰了起来,紧锁了多年的眉头也随之舒展开来,他四海漂泊,八方求证,苦苦寻觅了多年的仙居胜地,道教二十四治的首治,今天终于站到了自己面前。

  我在猜想,张陵最先或许是被阳平山林木青翠,环山防江的美景打动。随后一翻这座山的历史,他应该会更大吃了一惊:原来早在古蜀时期,这里就已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了。

  其实,道,早已在阳平山等候张陵一千多年。

  而不远处,是清峻奇绝,云蒸霞蔚、恍然仙境的葛仙山。

  从来没有停下过的张陵觉得应该歇歇脚了。于是,他轻轻地放下拂尘,卸下背上的道教经典,将颠沛流离的足迹留在了这里,将“中央教区”的显赫地位给了阳平观,将“道”给了彭州。

  由此,天下嚣嚣,彭州有道。

  在唐代,唤醒彭州的是诗意的吟哦。

  尽管早已有王勃、杜甫、高适、岑参、张籍等诸多唐代诗歌大咖们来此畅游山水,抱酒觅诗,把杯言欢……但我固执的笔尖依然会弯弯曲曲地伸向一处寂寞而遥远的所在。

  在彭州,有一个古时名气极大,今天鲜有人知的地名——天彭阙。《华阳国志》曾载:“周灭后,秦孝文王以李冰为蜀守。冰能知天文、地理,谓汶山为天彭门。乃至湔氐县,见两山对如阙,因号天彭阙,仿佛若见神:遂从水上立祀三所,祭用三生,珪壁沉漬。汉兴,数使使者祭之。”由此可见天彭阙之重要。

  都江堰与彭州一衣带水,唇齿相依,早在战国时期,就因了李冰而结下一段奇缘。当然,推崇天彭阙的,哪里又只李冰一人。

  想当年,唐朝那个最牛叉和拉风的朦胧诗人李商隐,是怀揣着品品堪送老的美酒,见见曾经当垆的卓文君的梦想来到成都的。佳人美酒是否入愿,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却到岷山及彭州走了一遭,留下了一首《井络》,其中“井络天彭一掌中,漫夸天险剑为峰。”最为精彩,诗人写天彭者多矣,吾独爱李义山。

  斯人已去,稿笺化灰,而天彭阙依然遗世而独立。

  春风十里,不如丹景等你。

  我每次登丹景山,皆与春天无缘。故而,从未在山上见过一朵盛开的牡丹。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对天彭牡丹的热爱。有时候,走在蜿蜒的山路上,我轻轻地做一次深呼吸,就能闻到源自宋代,甚至更加久远的芬芳,历久弥新,香气袭人。

  因为,有宋一朝,唤醒彭州的,正是九陇的牡丹。

  自唐始,彭州一带即有好养牡丹之习俗,大有京洛之遗风,部分大户人家养花至千本之巨。号称“小西京”。开花时节,自大守而下,往往在牡丹花盛处搭建帐幕,以供车马歌吹饮酒赋诗之用。不少来此游历的唐宋名家已经对丹景山有了恣意的描绘和赞赏,比如“丹溪漏月,碧洞栖烟。叶蹬三休,花严四密。”比如“紫萼扶新蕊,黄须照万花。忽疑行暮雨,何事入朝霞。恐是潘安县,堪留卫介车。深知颜色好,莫作委泥沙。”……

  但是,所有的浅唱与低吟,都是铺垫。当时的九陇,也就是后来的丹景,一直在静静地等候一个人的到来。

  他来了,时在淳熙元年(公元1174年)。刚刚接到任命的陆游,背负诗囊,在斜风细雨中,穿过剑门,赴任蜀州任通判。那一年,国事板荡,疮痍满目,回望北土,陆游悲郁凝滞。在蜀州,他度过了一个异常严寒而孤寂的冬天。

  当那个春天悄然来临时,注定是一场盛大的相遇。一个诗人与一座山的相遇,一腔诗情与一个春天的相遇。

  五十岁的陆游扶着纸笔, 按照《太平寰宇记》的指点,登山了九陇。得见“九陇山至永昌连亘至县界,曲曲而九折也。”陆游为北国战事纠结很久的心情,终于在一缕花香中得以释怀,眼前的山色、花香与美景,一次又一次地打动了这个忧国忧民的诗人,忆及北国之牡丹,更平添几许乡愁。

  陆游爱牡丹之情日甚,由他在蜀中的生活可见一斑。淳熙丁酉,陆游托人买得数百苞牡丹,兴奋得骑马去取,携花至成都,花朵上的露水犹在。当天在成都夜宴西楼下,见“烛焰与花相映,发影摇酒中,繁丽动人。”忍不住感叹:“嗟乎!天彭之花,要不可望洛中,而其盛已如此!”于是在次年正月十五,陆游挥毫写下了《天彭牡丹谱》。开篇便道:“牡丹,在中州,洛阳为第一。在蜀,天彭为第一。”天彭牡丹,由是驰誉天下。

  千年以降,那一缕墨香,仿佛正透纸而来,打湿彭州的春天。

  当又一个三月来临时,是牡丹一瓣一瓣地唤醒着我们。

  相关报道

  “美女作家”骆平:从彭州开始 做个幸福的人

  作家曾颖:过去现在未来 彭州都是诗意仙居的地方

  作家况璃:寻找“仙居之地” 养心养眼去彭州

  诗人蒋蓝:延长花期 留住彭州牡丹魂

  重庆诗人吴向阳:初识彭州呼其为瀛洲

  著名诗人龚静染:彭州上书院是最浪漫之地

  作家牛放:认识彭州 像窖藏酒越久越醇越深越香

分享到:
关于CIBN | 关于CRI |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CRI招聘 | CRI培训 | 广播广告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市场合作:010-68891361新闻内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务:010-68890429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