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平专栏│兄弟也是一生一世

2017-02-13 14:58:40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熊志娇  |  责编:陈梦楠

  这么多年来,在我印象里,书法界的诟病一直是饭后茶余的谈资,多有不恭。

  一个商人钱多了,在宣纸上舞弄几笔,身边立即有“家门”一堆叫好;一个官员所到之处,都有伺候的笔墨纸砚,写得无论好坏,即使错字别字,也有旁人如获至宝;还有艺界各种名流、各色人等,也都敢拿起毛笔到处涂鸦。于是,书法家的名头越来越多,汉字被糟蹋得遍体鳞伤。面对这样的乱象,有一个人心痛、心在流血,他就是洪厚甜。

  洪厚甜作为国内有影响力的书法家,清净一隅,洁身自好,八尺案头不沾半点尘灰,潜心构建属于他自己理想的书法世界。

  厚甜曾经对我说过,尤其在这样一个场域里,给自己最狭窄的空间,才能获得最辽阔的创作境界。所以我说,在我认识的书法家里,厚甜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有大抱负的人,为此我引以为骄傲。

  我和厚甜的交往缘于他的独立特行,一直是在踏踏实实地读书、写字、教学生。我偏爱他的字,严谨、庄重、潇洒、肆意,皆有章法,又随性而为,不拘一格。

  我尤其看重他对汉字的敬畏,不可轻举,我能够听见每一个字从他身体里经过发出的声音,那是血液的流淌,那是生命的律动。

  厚甜的厚是厚重的厚,厚甜的甜不是蜜,而是心里不装仇怨的温馨。他似乎永远都是一个心里有数的人,明明白白做事,明明白白做人。他在书法界做过很多很漂亮的事,每一件事做下来都可圈可点,留得下痕迹。

  我们第一次交往是在本世纪初。那时,尽管他还在成都以北的什邡,但他的书法成就已经不止于四川。他的谦虚与亲和,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是至今我们能够成为挚友的重要基石。

  什邡,一座古代的雍城,历史人文积淀的丰厚滋养了土生土长的厚甜。卫元嵩、雍齿、马祖道一,一个个载入史册的人物链,注定了这八百里江山后继有人。

  我曾经为什邡写过几十首诗,涉及到上下几千年的历史与人物,民风与民俗。就是这些诗歌,让这位在当文化馆馆长的青年书法家闯进我的办公室。短短十几分钟,一个提议,就有了洪厚甜书法与我这些诗歌联袂的精美诗书《诗意什邡》,由巴蜀书社正式出版发行。

  这本书十几年过去了,无论品相和品质,都是摆得上桌面的。2008年,举世震惊的汶川地震让我们亲身经历了,泪水、鲜血与生命浇筑的日日夜夜,为每个有良知的人进行了一次精神上的洗礼。从灾难降临到八方驰援,从自救到灾后重建,牵动了整个人类的心跳。中国,谱写了一曲人类灾难史上让世界仰望的壮歌。

  作为亲历者,书法家洪厚甜没有机会投身到抗震救灾的第一线,却有机会参加了穿心店废墟上“中国5·12汶川特大地震诗歌墙”的建设,那是《星星》诗刊、《华西都市报》与什邡市委、市政府,从全国两万多首诗歌中遴选出20首,为这场伟大的抗震救灾留下的一座精神地标。

  那时,厚甜已经调离了什邡。他从诗歌墙的选址、规划、设计,到每块汉白玉巨石的挑选,再到联系中国当代书法家的书写,几十次往返成都与什邡,甚至与石刻匠人一起蹲守昼夜。地震诗歌墙落成了,媒体、鲜花与掌声铺天盖地,应接不暇。这个时候,厚甜却躲得远远的,安静地站在人头攒动的一角,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这似乎可以看见厚甜社会交往的原则和态度,而这个原则和态度很重要的是厚甜择友的谨慎。与厚甜的交往,随时可见他貌似木讷里的机智与诙谐,时常给人带来快乐。

  他谈锋很健,但从来不在背后说人闲话,更不说坏话。遇上身边有朋友对某人某事看不惯大加讨伐的时候,厚甜总会插嘴打住,就如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大可不必啊,万事只要你自己不在意,就不会影响你的心情。

  其实,文艺界的每一个界别都不是清水一潭,总会有七长八短。厚甜的化解能力是为人称道的,化解的唯一有效途径就是,集中精力,心无旁骛,埋头做好每一件事,做出意义,潜心写好每一个字,写出心得。我不懂书法,但我从厚甜的字里看见的是厚甜这个人,字如其人。

  严谨是一种,肆意是另一种。比如和厚甜喝酒,就是一件快乐的事。喝酒见品性,三杯两盏下去,自己把自己暴露无遗,想遮挡都遮挡不住。只有在厚甜喝高了时候,才能听见厚甜一字一句严肃地说:“我要做最好的书法老师,我要写出洪厚甜的字。”对此,我极为欣赏,也极为认同,这样的豪言壮语可以让时间为厚甜作出证明。

  我经常有机会现场看厚甜写字,这是一种享受。与其说他在写字,不如说他在弹琴,能够听见从字里行间奔涌的大音。只要他站在书案前,那种全神贯注便可抵达一种忘我之境,此刻书家不在,只有情感应笔墨流走,人醉、笔醉、墨醉……连旁观者一同醉于其间。

  厚甜下笔如奔骥浩荡千里,退笔如茧里抽丝延绵不绝,曲折如行云,细腻如点染,随性而生的情境出神入化,妙不可言。我曾经不止一次当着众多朋友的面,很认真地申请厚甜收我为徒,教我写字,他就是不肯,都是一笑含混过去,从来不松口。我一点都不懊恼,也不需要他拿理由解释,含混就含混吧,这才是厚甜敷衍他不想做的事的风格。

  其实我明白得很,现在社会上好为人师的人太多,像我这样江湖到处行走又不太守规矩的人,如果被他收了徒弟,万一哪天性起,也像现在很多人一样,所到之处自以为是,信笔涂鸦,一不小心还说出师傅的名字,岂不毁了厚甜一世的英名?

  尽管厚甜给我配备了上好的笔墨纸砚,尽管我们见面谈及更多的是书法,欣赏的更多是厚甜的作品,考虑到厚甜惜字如命,惜名声如命,也就罢了。

  在这篇文章写完后,就好好地做朋友、做兄弟,一生一世。

分享到:
关于CIBN | 关于CRI |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CRI招聘 | CRI培训 | 广播广告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市场合作:010-68891361新闻内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务:010-68890429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